梅英轩

梅英轩

凡所有相皆是虚妄
查看介绍

我问花:你死过千百回,你知道死亡是怎么一回事?

花儿回答我:死亡就像穿衣服,把旧了的衣服脱下,再换一件穿上。

我问花:你失去身体,你是谁?

花儿回答我:身体不是我的,头脑不是我的,思想不是我的,我是存在,意识,喜乐!

蔷薇谢了春还,初夏石榴新开。抬眼路过花下,恍如十八心怀。

过一菜一饭的生活,看一草一木的风景。

天,时晴时阴。人,时暖时冷。

常常一个人走路,无边无际无着落,自由闲散,看到眼前的风景,觉得只是你和它不言而喻的约会。想说的话很多,却要学会闭嘴。真难!倘若我还要心浮气躁,说明我看过的变迁还不够多。

丫在旅途,奔向诗和远方。

天清地明,总有目不暇接的美好。漫山遍野尽芳华,随处都是似锦如霞,元气淋漓,百花绚烂至极。心中想着美事,如铺茵褥。听春风嚷嚷而欢,乐不宜迟。

在机场坐机场线在翔宇南路下来,看这车窗外急速移动的春景,也无心打动此刻的失魂落魄状态。有些人在心里是根深蒂固活着的,有些人仅仅是存在。有些时候,真的怕一转身,就是一生,再也不得见。愿你一切安好,我才是晴天。

© 梅英轩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