梅英轩

梅英轩

凡所有相皆是虚妄
查看介绍

忽然想念

       我能想到那个有着薄雾的早晨,天还没见亮。婆婆瘦弱的身子站在村口,看着我们俩一步一步走远,直到走到另一个村子口再回头看,婆婆还站在那里,小小的身子成了一个小点儿一动不动,看着我们离去的方向。清晨露重,婆婆的身体不好,那段路我们走了好一会儿,我们走一程回头看她,她无语目送一程,远远地看她挥着手。叫我们不要记挂的样子。而她的眼神中满是对我们的眷恋,对疾病的无奈,也有对生命的倔强。
       总是来不及说什么也来不及做什么,人已经躺在床上。再回来看到婆婆时,骨瘦如柴的身子已经如风中的蜡烛稍微风一吹就会灭,被病魔折磨的身上没有一点肉。然而此刻,说话已经说不动的婆婆示意我走到她身边,我凑近她,她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地说:“柜子里打的一壶油和一袋花生,记得走的时候要带着,诗君爱吃花生。”说完,再也无力说话,闭着眼睛承受着全身的病痛。夜里听她咳痰咳不出的难受,以及连水也喝不进去时的痛楚,让我心痛。
      到了第三夜,婆婆终于走了。带走了一身的痛以及一生的苦,也带走了良人对婆婆无处安放的依赖。这一刻失去母亲的良人,仿佛成了这世上无助的孩子,心在泣血。我在想,如果此刻,我自己的父亲和母亲,不管哪一个也离我而去了,那么我将是这个世上最孤独的灵魂。因为有父母在,我们不觉得什么,认为从父母那里得到一切都是理所当然,从生下来吃母亲的一口奶开始,我们一直在索取。我们索取成了习惯,却往往忽略了他们也会老去,他们现在需要什么?他们心中在想什么?我们又何曾认真倾听过。我们总是忙着自己的事情。总以为给他们吃好穿好就是孝顺,总以为给他们两个钱花花就是孝顺。人老了,作为子女,陪伴在父母身边才是最长情的告白。
        我是个不孝的媳妇,也是个不孝的女儿。我都没有好好陪伴过婆婆和自己的父母。年轻的时候说话做事都没有分寸,和妈争锋相对。妈都是一昧地宽容,认为自己生的,计较个什么对错呢。其实都是我无知,让父母生气才是最大的不孝。现在人到中年,爸妈也渐渐老了。就算老了,不中用了,爸妈的身心里还是厚厚地爱着我们,总是为我们着想,总是要像蜡烛一样为子女燃烧到最后一滴。无法想象我哪一天自己没有爸妈了,我心里小小的温暖的世界也就没有了。我每日都过得诚惶诚恐,怕他们离我而去,怕从此心无所依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此刻的我心里很难受,为曾经不懂事的自己也为现在无能为力的自己。为曾经苦难的爸妈也为已经离我们而去的婆婆。为天下那些和我一样,嘴里说着孝顺,却依然借忙抽不出身的,难得回家照顾父母的人难受。
      今日以平淡的字眼组成了一个惭愧的泣不成声的我。愿我爸能退烧解痛,愿天下的老父老母都能吉祥安康!开慧

评论(6)
热度(20)
© 梅英轩 | Powered by LOFTER